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9999.vip

武林风情第二部



武林中一之十二……

一盟、二堡、三教、四庄,五神秘

一盟:武林盟(五大门派代表)
二堡:神凤堡、日月堡
三教:双刀会、灵鞭门、玄幻楼
四庄:排云山庄、万星山庄、神剑山庄、霸刀山庄
五神秘:邪王宫,残神教,十二金钗盟,南霸天,北霸天

神凤堡六凤:
神凤林雨梦三十二、鸣凤林雨芸二十四、羽凤黄思蓉二十、灵凤黄思敏十九、玉
凤柳飞燕十八、幻凤:朱菁菁十六

仙门七仙子:
紫微仙子徐涵诗二十三,幻月仙子柳明月二十二,寒星仙子花若雪二十二,碧琼
萧紫萱耳二十,明珠仙子秦晓岚二十一,清音仙子:林欣瑶十九,巧灵仙子:杜
小冰十六

武林四娇四花共称八美:
四美- 一美:南宫静二十四 二美:独孤菁桦二十一 三美:百里如玉十九,四
美:慕蓉巧十七,
四花- 冷水仙:司马倩茹十八,娇玟瑰:苏小小十七,柔百合:陈芷怡十八,
寒水荷:刘紫苹十六

武林四剑及五秀共称九公子:
四剑公子-书剑司马昌,琴剑公子苏河,棋剑公子陈冲,画剑公子刘星予
五秀-魔公子冷惊雷,铁掌公子独孤光明,神拳公子慕蓉修,双环公子柳子文,
霸刀公子南宫靖

武林白道十个名人共称十绝 
绝无神司马治、日月环柳子园、羽凤林若敏、双刀刘云、冲灵鞭苏隐、玄幻腿陈
武、霸刀南宫缺、神剑百里寒、排云掌独孤令,万星拳慕容景,在江湖上人称武
林十绝

武林十一名美排名:
排一:紫微仙子:徐涵诗,排二魔公主:严芸芸,排三金钗:于红铃,排四寒星
仙子:花若雪,排五神凤:林雨梦,排六一美:南宫静,排七南娇:白莹莹及北
娇:乌丽珠,排八音绝:寒柔,排九三美:百里如玉,排十娇玟瑰:苏小小
 
十二金钗盟:
金钗:于金铃二十八,银钗:白银燕四十 珠钗:孟珠琼三十 宝钗:颜宝卿三
十二,花钗:解花语二十五,红钗:李红梅二十,橙钗:张碧澄二十九,黄钗,
黄湘怡二十七,绿钗:夏绿儿十九,蓝钗:蓝芷若二十五,乌钗,乌丽娘三十九
,紫钗:柳幻紫二十

未提及女角:
邪王门:大小姐陈语枫二十六,二小姐陈语云十八
南霸天:女儿南娇白莹莹十六,北霸天:女儿北娇乌丽珠十六
残神教音绝:寒柔十八,冷绝:艳雪十九
日月堡(柳庄):柳玉娘四十二,柳如霜十七,柳如雪十七,柳紫雯二十
神医徒弟:马娇宁

特别人物:
残神医徒:柳宗元(柳长青之养父,详情请看魔幻武林)
明朝初期人物:朱元璋,汤和,刘伯温、陈友谅,

**********************************

前提:主角江风,本名江云,从小让武林中药王、医神、毒仙中的药王遗霜“药
婆扶养长大并学习绝谷秘传,然当他即将学成时却因卷入剑庄事件而被司马昌打
下崖…

神风魔天之武林风情第二部   云涌   序

江湖之势,谁能定判,神剑山庄的一个寿宴,却带来了平静了十多年的江湖动荡
,仙门的突起,对武林来说未尝是一件好事,然这也造成了神剑门、武林盟、仙
门三派的战争,到底武林会落入谁派之手…

魔门重生成了仙门再临天下的借口,武林盟的对十绝的预谋已渐渐突显,神剑百
里颜他到底是何人,他真的是神剑百里颜,或者是…然他手上又有何实力和仙门
及武林盟对抗呢?

江风落崖他又会有什么遭遇,九龙玉它到底藏了什么秘密会让司马治和百里颜争
夺,难道只是藏着武功这么简单,还有十二金钗盟介入将会让武林正道三分又有
了什变数…

一切的一切尽在武林风情第二部中……

神风魔天之武林风情第二部云涌     
九龙玉之章第一回  神秘钗盟
作者:虫虫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走在山路上的苏小小一脸怨容,手上的枯草已被弄
的寸寸断毁却难让她想通。走着走着,忽然间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坑洞,却不
知是何物所造成,抬头,她看到在坑洞的中央好像趴着一人,于是她双足一点便
向那人急跃而去。

  “江风!!”

  苏小小来到身旁,却觉的此人身影非常熟悉,急忙将他身体翻过朝上,这时
才惊到此人竟是江风,心念间又将指在他鼻间一探,发现有少许微弱的气息,突
然间看到江风的胸前隐约的红色掌,不禁又是一惊道:「绝霸掌!!。」

  心中一阵纷乱苏小小心想:「霸绝神掌是武林盟司马家的绝招,眼前之人仍
是百里如玉的心上人,却也是司马大哥的心腹之患,如若现在杀了他,必能博得
司马昌的好感,也可让百里如玉伤心欲绝」心忖间,玉手突然提起,然凝视了一
会,终究还是放下手来。

  呆视了一会,脸上的表情也接连数变,尔时她又忖道:「我这是怎么了,我
苏小小是个侠女,何以会挟人之危,在说这一向不是我会做的事才对…」,摇摇
头,一句算了,起身便要离去,然而走了几步便又停下,又呆了一会,忽然间苏
小小跺了一脚,几个纵跃便飞身往一旁的林间而去,不一会,只见她便转回,这
时,手上多了一个竹担。

  将昏迷的江风拉入竹担,苏小小拉着抬起一边脸露苦笑自己打趣叹道:「想
我苏小小这样“天生丽质的女侠”却得为你这个“不是英雄的傻汉”抬担,真不
知道我哪一辈子欠了你」。

  摇摇头看看神剑山庄的方向,心想:「他现在这般伤重,目前武林盟人还在
山庄,回去恐是羊入虎口,既然已经救了他,不如做个好事送到他北京城内疗伤
再说」,心念一定,苏小小便拉起竹担,缓缓的从山路往官道而去。

  这会放下苏小小和江风,且说天刚放晴凉风又起,悦来客栈的客房内,一位
甜美宜人的美姑娘,正靠在客窗外静静的看着房外院中出神,忽然间她微微一叹
的将窗子关上便走向牙床边侧身坐下,她,武林四花中的柔百合陈芷君,虽然人
长的美却是满脸的愁容。

  咚、咚、咚,「君儿,妳在吗?」门外寻问声传来,然而陈芷君却不为所动
,忽然门依呀一开,只见走进来的原来是神鞭夫人-尤岚。

  说起尤岚,她本是一个默默无名的穷家女儿,有一次无意间和神鞭门主陈武
偶遇,而让陈武的喜欢便也成了陈武的妻子,陈冲就是她为陈武所生的,而陈芷
君却是陈武死去的第二夫人所生。

  再说尤岚见陈芷君明明在房内,却是闷不吭声,不禁不悦道:「我说芷君,
妳也真是的,我在门外叫了老半天了,妳却在这发呆」。好似回神过来,陈芷怡
见他进来,这才勉强装出笑容道:「哦,大娘找我有事?」。

  尤岚见她答话也转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而是见妳已有几天不出房了
,便来关心妳一下,怎么了,可还在想前几天我提的事?」。

  缓缓的走到桌前坐下,随手拿起一杯茶轻尝,对于尤岚的问话,陈芷君有些
不想回答,但是她仍挤出一丝笑容答:「不,只是身子有些不舒服」。

  尤岚道:「那就好,只是芷君呀,不是大娘爱说,他司马昌可是个大人物,
今和百里家算是吹了,这正是个好机会,我想妳就牺牲些…」。

  嗯了一声,陈芷君知道尤岚是来为司马昌作说客的,然在她心中便有另一番
打算,因此她不作认何表示。尤岚见状忽然又说道:「我说女儿呀,虽然我不是
妳的亲生母亲,但我可全心为了妳爹,就当是为了我们神鞭门,妳倒是该有决定
了吧」。

  只见陈芷君仍是嗯了一声,默默不语,这时尤岚一股心火再也藏不住便道:
「哼!妳倒是说话呀,妳别把自己当什么圣女,要不是为了冲儿的前途,我才不
屑来求妳,别忘了自己从前是什么身份地位」。

  严声厉色,尤岚和刚才判若两人,想来乎刚才的软声细语都是装出来的,然
而这样栋吓却仍改不了陈芷怡的沉默,于是尤岚似乎也无可奈何,只听她又把声
音放软道:「女儿呀,大娘知道妳在冲儿那受了很多事,然而妳也念在妳和冲儿
同是兄妹的份上,就帮帮冲儿…」。

  “卡哒”听到了尤岚如此说,陈芷君忽然站了起来使得木椅往后掉落打断了
尤岚的话,此时陈芷君抖着身子眼中已有了泪迹,只见她忽然咬牙怒道:「出去
!…给我出去」。

  尤岚一见她怒叱,心中怒气也要发作,然而顿了会冷静了下来,打个哈哈便
道:「好好…大娘出去,出去,妳自己再好好的想想」,话完便快步走了出房,
才到门外脸色也又突然变的冷恶,这时,看到前面廊下的陈冲,便又叫住了他。

  尤岚:「冲儿…冲儿」。

  陈冲:「哦,是娘呀,怎么,有事么?」。

  尤岚:「嗯,几天不见,看你又瘦些,怎么,这几天可好?」。

  陈冲:「没事的娘,孩儿很好,倒是娘却是这般气,是为了什么事吗?」

  尤岚:「还不是为了芷君那个贱人,好不容易百里山庄和司马家的亲事告吹
了,这正是咱们的机会,没想到她倒是饶情,不但对我不理不采,还把我赶了出
来」。

  陈冲听她说的有气,自己也是一肚子的气,然而只听道:「我说是什么事,
娘,其实也没什么好气的,就让她神气一阵,等到时机到了,咱们就走着瞧」。

  尤岚最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料,看他说的神气心中倒是不以为然,只听她
道:「时机?什么时机?冲儿,妳可别再对她作什么,上次你爹已气的半死,再
说她也还是和你有血源的妹妹」。

  陈冲:「妹妹,妹妹又怎么样,浪起来还不是和母狗一样…」。

  尤岚:「冲儿,你可别说这话,要是被你爹听到了…」。

  陈冲:「哼,听到他又能怎么样,现在玄幻楼已落在我手上,还怕他什么?


  尤岚:「还是小心点。你爹那个人虽然平常如此,但他可疼他这个宝贝女儿
,而且他若是为此事和你娘我硬来,我还真怕没个准能保的了大局」。

  陈冲道:「娘,这妳别担心,老头那儿我们已经布了那么久的局了,应该…
」,才说到这尤岚一把摀着他的嘴道:「禁声,咨事可大」。

  推开她的手,陈冲说:「知道,知道,好了娘,妹妹那妳就别操心了,我一
定叫她嫁到司马家去,不过在那之前…」之前什么阵冲倒没再说,尤岚见状也当
不知的道:「冲儿,你去吧,不过可别过火,坏了事…」。

  陈冲:「知道了娘…」。

  再看房内陈芷君这时已然流下泪来,想她陈芷君在武林间虽被誉为八美之一
,然在玄幻楼中也只不过是一个死去二房小妾的填儿,在这个年代女儿家本不值
钱,尤其是在陈家,她就连个丫环还不如,不过这些以陈芷君的个性道是忍了下
来了。

  而说陈冲这人本就是个恶中色鬼,在玄幻楼势力欣压下只要颇有姿色女儿家
早不知让他沾污了多少,几年前他突然把主意放在这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上,就在
前年陈芷怡十七岁生日时,竟借酒装疯欲染指她,还好在紧要关头陈芷君机灵逃
脱。

  不过此次不成陈冲却不甘心,尤其在他看过陈芷君清白无瑕的身躯后却怎么
样也忘不了,常常对其的百般纠缠,令陈芷君每日提心吊胆,生怕清白不保,而
对于这些事,玄幻楼主陈武和其妻尤岚自然知道,只是陈武向来怕妻,而尤岚的
作法是只要陈冲不太过分两人可以置之不理。

  说也巧,陈冲再度想要算计她之时,刚好司马昌到访玄幻楼,无意间看到陈
芷君的姿色惊为天人,忽然向陈武和尤岚提出对陈芷君有好感之意,陈武倒没什
么意建,而尤岚却心想一来玄武楼有了大靠山,陈冲接管玄武门后必将有利,二
来可将这烫手山芋给送出去,以免丑事造成,坏了玄武楼的名声,一举两得自然
是极力的搓合。

  这番心事,没想对陈芷君的境遇也开始造成了转变,不但陈武夫妇对自己忽
然和声细语,眼下陈冲虽然心存染指,然而在尤岚游说利害后却也不再向她纠缠
,这半年来自己可说是尝到了什么叫幸福,陈芷君很感谢司马昌,然她对司马昌
除了敬意外,却没有半点情愫。在某方面,陈芷君知道,司马昌和陈冲是同一类
的人,不同的是司马昌的城府深的让人摸不着边如此而以。

  说完了她们之间原由,再说陈芷君看着尤岚出去,心中想起以前那些日子,
脸上泪水也就止不住的流下,除了神剑门亲事的告吹让她再难找到借口以外,眼
下她又急欲摆脱陈冲纠缠,这都让她一度陷入两难。

  平静了会,陈芷君忽然有了决定,她心想既然拖已不能,那她便要用她最好
的武器“温柔”与“美貌”甚至不惜牺牲一直以来保持的清白来拉住司马昌的心


  天色已然夜晚,陈芷君走到司马昌的房门外,忽然用手擦擦眼泪,她要自己
看起来娇美如花,拿起了颤抖的手敲了敲门,心中越是紧张。

  「谁…」房内响起司马昌的声音,陈芷君急忙答道:「是我,芷君!」。门
一呀打开,只见司马昌站在门内正用一副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她,而对于他这样的
态度,陈芷君已是见惯。

  司马昌道:「原来是芷君妹呀,这么晚了有什事吗?」。

  司马昌这般问,陈芷君倒是一阵惊奇,如在往常,司马昌可能早就请她入内
,然在这时司马昌却是这般态度。

  陈芷君道:「司马大哥,我…我能进去说吗?」。

  司马昌一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说,但见他又笑着答道:「现在天色已晚了,
有什么事日再说好了」。

  陈芷君见他拒绝,又是一阵惊呀,然今日她却非达到目地不可,这时她正想
再说,不料门内却传出声音,只道:「昌哥哥,是谁呀,你就别管她了,快打发
她,来,快点过来」。

  瞪大了眼却说不出话来,陈芷君看着司马昌的脸忽然心中似被人狠狠的捣了
一拳,虽说她对司马昌没有半点情愫,然她今日可是下定决心前来献身,看样子
房中分明已藏了一名女子,这叫她如何是好。

  陈芷君呀异的说不出话,却听司马得道:「妹子,大哥没想到妹子会来,因
此房内有了客人,要不有什么事明日我到妳那去」。

  陈芷君摇摇头道勉强笑道:「司马大哥,小妹想你也知道今日小妹来的目的
,反正早晚我也是大…哥的人,房内是那位姊姊,何不引见让小妹认识,今晚小
妹也可和她…」。

  陈芷君话表白清楚,今晚要和她同侍司马昌,但司马昌却没有高与的道:「
房内只是我的一位旧识,并非什么人,妹子天色已晚,妳就回去休息吧」。

  司马昌字字讲的清楚,却是字字刺入陈芷君的心,这会自己不管羞耻的来找
他,得到的却是这种回答,这叫陈芷君如何承受,然而陈芷君个性不像苏小小这
般烈,也没有百里如玉这般有勇气面对,她只是嗯了一声,转头快速离开。

  看着她快速离去,司马昌似乎没有半点怜惜心,马上关了门,又走向牙床,
只见他把帘帐拉起,突然脸上变了个样,口中更是近乎爱媚的道:「小骚货,别
急,我这不就来了吗…」。

  床上那人也是奇怪,只见她半露玉腿和酥胸,美丽的脸上尽是骚样,只是这
会他忽然拉起裙摆,渐渐的也露出她跨下的长物,原来她竟是一个俊生……

***  ***  ***  ***  ***  ***  ***  

  陈芷君虽然未跑却是却越走越快,不久,便也回到了自己房内,才一进房便
是趴在床上哭了起来,怪只怪落花有意却是流水无情,梦碎了,心便碎了,可怜
的是她陈芷君就连羞耻自尽的勇气都没有。

  哭着哭着忽然在这时一阵睡意,人也显的昏沉下意识也睡了过去,忽然间陈
芷君好像感到有人进了房,而且正在脱着她的衣服,陈芷君想要反抗,却是一点
力气也没有,在不久后自己什么却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陈芷君渐渐醒了过来,感到身上一阵紧缩,直觉之下却也挣
扎的想要离开,然而再看清楚,此时她却全身赤裸的被绑趴在一张马椅上,这时
的她突闻前面熟悉的笑声却也是心中恐布的笑声,她于知道发生了何事。

  陈芷君惊恐的挣扎道:「哥哥,你…你要做么…」。

  蹲了下身,些时陈冲的手已然多了一支短鞭,他笑道:「做什么,哼,我想
教教妳这个不要脸的母狗,让妳尝尝我陈冲的利害。」说完手就往地上甩鞭,使
得啪啪作响。

  人说真正的恐惧不是有形却是无形的,尤其此刻的鞭声让陈芷君未打便吓的
尖叫,但却让陈冲心中快感突升,于是他站了起来,看到陈芷君那静白无瑕的背
部,手上迅速扬起狠狠的落下“啪”的一声,引起了陈芷君的惨叫,也在白凝玉
脂的背上刻了一道深红的鞭痕。

  陈芷君痛的哭喊,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然她的表情却使陈冲更加乐在其
中,这是一幅残忍的图画,然而在某些人的心中却特别欣赏这幅图,陈冲便是其
中一人,眼看着鞭打次数越多,陈芷君在背后的伤痕便越多,然而陈冲仍是一次
又一次的尽情挥鞭,于是鞭打对陈芷怡来说就像无止尽的折磨。

  终于在数百道血红的鞭痕后陈冲停止了鞭打,这时看着陈芷君早已疼昏了过
去,这时陈冲府下身去,忽然用舌头浅尝着从伤痕中流出的血,对陈冲来说,那
是天底下最好的味道,尤其伤痕落在陈芷君的背上,红白交织是多么的诱人。

  陈芷君仍是未醒,陈冲却站了起来来到了陈芷君的后方。摸着她的雪臀,陈
冲开始欣赏,只见细长小脚嫩白,两个圆的臀股沟内有着一朵小菊花,在往看似
乎可到那隆起的部份在椅子的半遮下若隐若现。

  陈冲脱起了衣服,他再也忍不住下身的血脉喷张,于是忽他抓着肉棒,轻轻
推开了雪臀用肉棒顶住小菊穴,不假思索的下身用力一挺,只见肉棒应声而入,
然而同时陈芷君又是一阵巨痛的醒来。

  菊穴内的巨疼又使陈芷君惊骸,此时她脑中一片空白,口中也然哭道:「不
,不要,求求你…鸣鸣鸣…饶了我吧…」。

  对于陈芷君的求饶,陈冲只是耳充不闻,此时的他除了开始一动一动的挺了
起来,双手便也遶过来狠狠的捏着陈芷君的双乳,而随着陈冲的用力,陈芷君胸
上又是一阵巨疼,因而口中更加惨叫而出。部份的血水从菊穴中流出,身受两方
刻骨铭心的痛却让陈芷怡受不了,这陈冲倒是不管,他只觉得菊穴的紧缩让他感
得比任何他尝过的女人都还要爽。

  眼中布满了血丝,陈冲好似要她受尽折磨,只见他双手转而高高举起,每每
抽出肉棒便在玉臀上狠狠的打下,这又让陈芷君疼的嘶声唉叫,尔时陈芷君实在
是受不了的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芷君再度醒来,不知是不是已经麻木了,只见陈冲用力的
抽插,陈芷怡并不感到那般的巨疼,相反的此时除了感到痛以外也有许许的麻养,
陈芷君低哼着,阵冲却在这时快感连连,肉棒受到了小菊穴的紧缩早已快到达巅
峰,忽然间他紧抓着陈芷君的细腰,开始作最后的冲刺,而陈芷君也在这时大哼
了起来,于是乎陈冲狂喝着一道滚烫急急注入,瞬时陈芷君也同时嘶吼尖叫…

  一阵白色的精乳从菊穴中缓缓的流出,那是陈冲的精液,陈芷君此时已又昏
沉的失神,而陈冲却是看着眼前自己的杰作露出满意的笑,休息了一会,陈冲始
穿起衣服,忽然他拿着布在陈芷君的菊穴擦拭,不久他竟将布塞进陈芷怡的小嘴
中便扬长而去。

  陈冲算是走了,但不代表着陈芷君的折磨就此结束了,看她仍是被绑在马椅
上光着身子,便知陈冲并不打算这么就算了,不过老天似乎于心不忍,就在陈冲
将房门上锁离去不久,院中飘下一个少女,她,神剑山庄的美剑侍-明月,只见
她缓缓落下竟如风中翔羽不染土尘,就这等功夫就非一般等闲之人。

  看她落地后一阵张望,不久看向陈芷君被关的房间似乎也有了动作………

  待续………
神风魔天之武林风情第二部
九龙玉之章       第二回   残神回天
作者:虫虫

  苏小小总算是来到了北京城内,但别人只要花一两天的时间苏小小便花了三
四天,看她娇喘不止脸上汗尘沾染,活像个乡下姑娘,这般模样,在一向爱美的
她身上可说是难得一见。

  苏小小落下担绳,在一旁喘了一会,看着仍是重伤不醒的江风,忽然口中怨
道:「你这人怎么这般重,累的本姑娘气喘,不行,不管你死你活,我得去喝口
水歇会才行」,抬头四处张望,但见前不远倒是有间客栈,于是便又拉起竹担走
向那去。

  才到客栈前,只见小二上前招呼然才一看到她小二却是脸上忽显恶颜道:「
去、去、去,哪来的小叫花子,别抬个死人在这碍爷的生意」。

  苏小小平时娇生灌养的,那能有过这般奚落,不禁气坏怒道:「不长眼的东
西,姑娘我花容玉貌竟敢叫我是叫花子,我看你是找死是不?」。

  苏小小怒声虽引来了众人目光却吓不走小二,只见他更嗳声道:「敢情妳这
身行头还要我叫妳小姐不成,行!只要亮出银子来,别说小姐,当叫声姑奶奶都
行」。小二这一嘲弄引得四周皆是一片笑声,却也叫苏小小更加生气。

  苏小小本来还想发嗔,但经小二一说便也低头看来,不想却是一身泥泞,想
来是山路走来又拖着江风的关系。这一想通,然受小二嘲讽,心里着实不满这小
二如此狗眼看人,因此顿了一下即又怒道:「哼,就算姑奶奶我今日模样又如何
,你少狗看低,要银子是吧,这就给…」。

  “给字才出,没想到手往腰间一摸,却是空空如也,这才又想到自神剑山庄
出来匆忙,行头未带,此番可是糗大了。

  小姑娘窘破,小二却是看在眼中,心里得意非要嘲讽个够,只见他又笑道:
「给,给什么呀,我看妳还是到对面怀玉楼去吧,以妳这般模样,只要清洗个三
天三夜,然后皮气再温柔些,铁定能钻个几钱银,到时再来,姑奶奶!」。

  小二话讲的绝,却又惹来哄堂大笑,小姑娘起先不懂,然朝对面看去,眼看
一排正是青楼妓院,这会可气坏了,回过头来手上握剑便要出剑杀了这斯,然而
就在此时,忽然后身传来熟悉声音。

  「小二,甲三字房请帮我上锁看好,要是有任何人跑了进去可要你的人头!
」。

  小二见有状不理苏小小仅自打个哈哈道:「是的,是的,小人知道」。

  小二招呼之时,姑娘不禁回头了和来人对上一眼,心中忽然惊喜,原来来的
不是别人,却是那画剑公子陈冲,或许是脸上士尘,陈冲竟未认出她转头出门,
这时苏小小一个反应便要叫住他,然而才动身又被身上鞭绳拉了一下,转头惊觉
江风存在,两相权宜却也只得走开。

  天渐昏暗,苏小小拉着风却又出了城,她这时才想:「往日呼风唤雨的她,
如今竟无一处容身」偏头看了江风一眼,忽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微微叹气后
,忽见远处有座破庙,便又忖道:「不如今日暂且去那安歇,明日自个再潜回山
庄拿出行头」,主意打定却又向那拉担而去。
  
  庙内生起了火,苏小小不知何时已将脸上的尘土洗去,便也拿来清水用湿巾
擦拭江风。小姑娘打从娘胎出生,从未如此服侍别人,况且江风还是个男人,这
叫苏小小怎能不羞,然此时身处荒野,既是无人也就顾不得许多。

  擦着擦着,苏小小手上停止,望着江风忽然感到原来他也是这般的俊,要说
人品决不下于司马昌。

  小姑娘这般心想不由得怔了半向,忽然间一阵野狗哭啼,这才脸红啐道:「
今儿是怎么了,竟往那想去,自己救他因该只是出于同情才对!」,摇了摇头,
继续为他擦拭,然不知怎么一接触到他那安祥的俊脸又是一阵出神痴望。

  火光闪耀,门外忽然吹来一阵强风,接着是几声枯竹断裂,猛然惊醒,苏小
小查觉好似有人来到,灵机一动,用水浇息了火光,抱着江风急急滚入黄布龛桌
之下。

  稍时,果然从外进来一人,只见那人似乎摸索了一会,才点燃了火光盘座在
火边取暖。透过黄布破孔,苏小小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人是一个身穿蓝衣盲眼的
白眉老道,看他静心坐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苏小小心中好奇,不禁?息已待
,果然不久,门口急又来两名美丽少女。

  「爷爷!雪儿带少二宫主出来了」。

  两名少女一进门内,在前头那位冷艳绝美的少女便这样说道,而那楚楚动人
的少女则是一语不发怯生生的依着冷艳少女看着老道。

  眼看两名少女皆是美丽动人,尤其后头那位年继虽小,弱质千千,娇艳如花
这使得苏小小心中暗赞:「自己若有她这付娇容,那怕是司马昌不爱,我看就连
你……」,才低头看着江风一眼,便又红了娇颜。

  苏小小思忖间,老道似乎听到了什么阻止了少女,严肃说道:「雪儿,带少
宫主一旁去,来人让我来应付!」。

  老道说话少女自是惊觉,转身一拉身后少女,便到一旁庙柱后隐藏,但见老
道这时又道:「来者可是魔残门下六鹰,出来吧,老道在此恭候六位已久!」。

  老道话才落不久,忽然间门口又进来六人,苏小小才朝六人看去,只见六人
皆是单手残缺身形壮健的中年汉子,他们六人一进便迅速以六个方向将老道围起


  眼看老道被围,苏小小自是心中不满的忖道:「虽说你们同时残人,但六人
同时围攻一个盲眼老者,实不是正道所为,不行,我得帮帮这老道」。放下江风
转身便要出去,然而忽然间耳中却传来细音道:「姑娘且先别出来,这是老道门
内之事,且让老道自行处置」。

  “传音入密”姑娘一惊心想:「这老道分明会武,看他眼盲耳聪,倒不知是
何门何派,我苏小小行走江湖也有几年了,这残人…,残人!…莫非是五神秘中
的残神宫不成」。

  苏小小略有所悟,不想却被她料中,这老道名天残道人,本是残神宫内的四
长老之一,但就在十年前残宫内变,掌宫“神残”夫妇忽然和四长老中的地残仙
姑相接死去,天残道人带着孙女儿失踪,残神宫一日数变,因此弱弱不振。

  自残神宫主“神残冷严君”和“残花仙子孟听雨”相继死去,残神宫的担子
便落在一双儿女身上,然而神残的儿子冷秋寒及小女儿冷寒柔,年继一个十岁,
一个也才六岁,实能担当大任,因此残神宫展转落入同是五长老之一的鬼残、魔
残两人之手,而两人也同时挟着冷秋寒和冷梦儿并把残神宫分成两派。

  再说这时盲眼老道忽然一叹道:「你们大家何苦一再相逼,要知我天残绝不
是怕你们,而是身为同门且又同为残者心存感念,你们莫要在欺进了,应当好自
为之才是!」。

  老者言劝,只见其中有一缺右臂之人上前说道:「天长老,我等知道不是长
老的对手,然师思如山,我魔残六鹰今日就算丢了命也要持行师命,只待长老能
体量」。

  六鹰不退,天残老道怒道:「污腐,愚忠,哼,你们六人可曾皆是残神宫最
忠心之士,也曾为残神宫撒血,残神宫分裂,难道不知是你们师父魔残和鬼残的
阴谋?」。

  天残话出果然引起了六人的骚动,然魔残六鹰之首, 也就是刚才缺右臂那人
即又道:「天长老,今日我等还敬你,然你如此毁我师誉即是不敬,想我魔残六
鹰深受师恩,我们是绝对相信恩师,多说无益,快快交出少二宫主吧,不然别怪
后辈无礼了」。

  天残听他说的坚决,看来非要用武才行,立即也凝神道:「既然你等不分是
非,来吧,我倒要看看魔残的弟子武功如何!」。

  双方都神情坚决,事情似乎已无转环之地,这时六鹰之首忽使了眼色叫声道
:「长老小心了」,首先提剑攻来,六人见状也纷纷一拥而上,只见六道剑势奇
快点向天残老道身上六处大穴,然而就在此时,数道气劲忽从老道指上弹出,只
听当当数声,接着脚下一浮,六人竟不自觉的随剑偏去一旁,这时六人定神,看
看剑上留下指痕,不觉同时脱口道出“残音指”三字。

  这残音指仍残神教之中的一门绝学,六人在残神门便略有所闻,听说其功指
力能断金裂石,比少林的大力金刚指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六人看见天残使出
,倒使六人更骸其威力。

  六人惊骸而退,就连暗地间观看的苏小小也是惊忖道:「好强的指力」,然
天残老道却是无事般的笑道:「“残臂剑法”快狠、果决,你们六人在招式上已
算不错,但心你们心中仍有杂念,要知决断是此剑法的最大要素,若能以视死如
归的心来使这剑法,实能破千军万敌」。

  六人才惊这残音指的威力,又闻天残道来招式的精妙,自然心中又是一惊,
这才想天残所以为残神教大长老,可见并不是空有虚名,只见六鹰之首又一使眼
色,冷言道:「长老的才学令我六人佩服,但我六人师命在身,接下来请长老注
意了」,话才说完,便从怀中拿出口笛含于嘴上,五人见状也纷纷掏出笛来,这
时六人再以顺时方向围着天残老道。

  口笛声响,六人六音,外人听了平淡无奇,而天残听来却是一震,在十年前
,残神教为了保住残神一脉,由神残领着三老力敌琴笛双绝,而那一战虽然保住
了残神一脉却使得残神门重创,不但门主神残战死,天残及地缺也因此负伤而逃


  天残脸色数变,要说这六人所吹的音调虽是生殊然天残却认的出就是当日
大败自己,六绝引中的伤神引,几年来天残一直隐身埋名追查当日出卖他们的
人,却不想此时六人口笛声竟恰就是当日琴笛双绝中的神笛林天奇的六绝引。

  天残惊怒,早先猜测魔残、鬼残两人就是叛徒也到证实,心怒中,身上衣
袍无风自动,周围二尺即成气刚包住自己,六人见状心中一凛,阵形也转动越
快,两方强持却都在等着时机,然这对天残却极为不利。

  原来天残之所以能盲眼如明,全靠声音办形的原固,六人笛音不但能伤人
也可搅了天残的听觉,虽然天残以运天残气刚包围自己,却是极损功力,时间
一久必不能支持。

  果然,时间一久,天残的气刚越来越小,甚至己缩至只能不受笛音所伤,
这时,无法办其六人方位的天残额上已盗出汗来,而六人见机不可失,抓准了
时机分使六方,每人一招便向天残刺去。

  眼看着天残即要伤在剑下,忽然间,几颗小石子从神龛中弹出,迅速落于
老道的身上,而这偏偏也是剑刺去的方向,于是乎,天残凝神手上又弹出几指
,一时间六人不但剑又失去准头,就连人也随势到地惨叫。

  事情转变的快,天残道人暗说好险,口中却已然肃道:「想来这必是魔残
教你们的,我也不多说,此等仇恨,我天残改日定当向他去讨个公道,去吧」


  六人忍痛负伤起身,本来已残一臂如今看来可能双臂皆残,然而就算如此
,生命对他们来说还是最宝贵的,只见六人忍痛离去,天残老道似大吐了一番
怨气而哈哈大笑,跟着笑声拽止便招来柱后两女,转向神龛方向又大声道:「
姑娘出来吧,老道还谢姑娘出手相助了」。

  知道已被老道透了行踪,从神龛中出来,苏小小拍衣整容即娇笑的道:「
道长客气了,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看不贯他们竟用如此无耻的手断来对付道
长,道长就别放在心里了」。

  天残老道笑道:「姑娘女中豪杰,但老道也是有恩必报之夫,姑娘要老道
作些什么都可以,就让老道报这相助之恩如何?」。

  苏小小知道眼前这瞎眼的老道是个高人,然她并不想让他报什么恩,也自
然没有什么事要求他,笑了笑道:「我实在只是一时见义,道长若要报恩,这
样吧,下次有缘再见时我若想起什么需要道长的地方再说好了」。

  苏小小搪塞几句,天残虽然知道,不过天残心想这小姑娘倒是和他一样的
倔皮气,只是心中一阵喜欢开口又道:「不不不,老道就是这个皮气,姑娘再
想想吧,要不…」,说到这忽然转看神龛一眼又道:「姑娘的那位朋友好似受
了重伤,不若让他出来让老道看看,也许老道能医…」。

  经天残提起,苏小小才记起江风来,然她心中更惊道:「此人眼有残疾,
竟能一语道破龛内江风受了重伤,可见武功已练至境化,听觉之神想少人可比
,哼,你江风也是好运能遇上本姑娘…」心忖间开口已然问道:「道长会医术
?」。

  天残老道:「略懂一二!」。

  苏小小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道长这样便好,我这就把他抬出让道长看
看」。

  苏小小把江风小心的抬到天残面前,这时天残忽用耳贴江风心脉,才不一
会脸色显然变的非常凝重,缓缓抬起头对着苏小小沉默了半饷,这让苏小小不
知怎么心就慌了起来,才要问起便听天残开口问道:「此人可是姑娘的至亲?
」。

  苏小小不知天残何意,然即想到她和江风的关系玄妙,不由的脸上火热吞
吐道:「是…是的,他是我的…一个至亲之人」


  小姑娘声带颤抖,天残老道一听便知其中之玄,当他也不点破又道:「那
么姑娘,老道这就实说吧,以令亲的伤势,老道实在无能为力,而且老道相信
天下恐无几人能医…」。

  苏小小听闻,心中忽然一阵难过,就算她和江风才相处不久,然心中不知
怎么总是同情他,苏小小道:「道长难道真的无法救了吗?」。

  天残听的出此时苏小小着急和关心,然要救此人已是即难,不过不救又违
心意,独自又沉默了一会,忽然间似乎是在决定什么事,抬头又肃然说道:「
老朽想了很久,确是让老朽想到了一人,只不过…」。

  苏小小闻听有法子救江风,心中已然高兴,那还管不过什么,瞪大了美盼
,急急开口就问:「道长倒快说何人,唉呀真是急死人了!!」言下之意倒把
江风的命看的非常重。

  小姑娘紧张全露于声音,天残自是听出,只是他道:「姑娘先别急,令亲
的伤是被一种强大的功力分两次震散了体内真元,虽然尔后吞下某种治伤圣品
,但他全身筋脉寸断,血脉受阻,功元已散,药气凝聚气海,无法散于伤处,
虽不死但已离死不远」。

  姑娘闻听到此,着急的就要掉下泪来,想她与江风只识半日之久,却是如
此伤心着急,可见情一字非凡人所能理。

  老道顿了顿,他心知姑娘着急却缓缓的又说道:「老道本来并无他法,然
忽然想到在江南有一同门曾赠我一颗回天丹,虽不能治好令兄的病,但却能让
他多活一年」。

  「一年听来虽叫苏小小失望,然总比无药可救来的好」,苏小小心中思忖
,脸上露出了喜气,不过天残老道说完之时,他身后从没说话的的冷艳少女,
却阻道:「爷爷不可,那是要医少二宫主的…」。

  冷艳少女阻止老道,苏小小在这时不禁望向她,却发现原来这名冷艳少女
虽然外别美盼分明,却和老道一样是个盲眼人,同情之心由然而生,但听她话
似乎老道所说的回天丹药是要医治什么人,姑娘聪明,立刻看出是她身后的那
名少女。

  苏小小道:「这位姊姊,妳说的二宫主可是那位妹妹?她叫什么名字,可
以告诉我吗?」。

  冷艳少女见苏小小问,只是脸上越冷上前道:「谁是妳的妹妹,二宫主的
名字可是容妳知晓的!」

  冷艳少女皮气不小,天残这时却已喝道:「艳儿不可无理,此事爷爷自有
安排!」。

  天残喝退少女,冷艳少女只哼了一声便拉着二宫主到一旁去,这时天残转
向苏小小又说道:「姑娘见笑了,唉!不暪姑娘,孙女自小失亲,双眼有疾,
因此皮气扭了点,望姑娘别怪」。

  苏小小笑道:「道长言重了,这位姊姊生的如此聪慧,便是双眼有疾却是
明艳动人,我怎么会见怪呢,倒是这姊姊说的对,道长除了那回天丹外可还有
什么办法?」。

 天残叹道:「唉!这事我意已决,在说回天丹虽可医我门二宫主之疾,却也
可救令亲之命,孰轻孰重已然知,因此莫说老道挟以赠药报恩,却要姑娘也答
应老道一件事」。

  苏小小见老道说来,似乎有事相托不禁答道:道:「道长请讲,莫说要挟
,就要我无条件救这可怜的妹子,我也会尽全力」。说完看向两人。

  其实要说苏小小本身个性任性外却有一颗比谁都敏感的同情心,她看着人
家可怜,便示好意,只是这时少女又怯生生的躲回冷艳少女身后,而冷艳少女
也是一脸的冷漠和不屑。

  天残老道:「姑娘答应那便是好,其实我要姑娘答应的事也并非难事,而
且也和姑娘的那亲人有关!」。

  苏小小疑道:「哦?道长请说」。

  天残即道「姑娘可知江苏有位医术精通之人,名为残医」。

  苏小小一听残医的名字,脑中忽然想起江苏微山湖传说中就有这么一个人
,名倒不知,但他号医神,却是和药王、毒仙并称武林三圣,然而她想到这里
不禁又想到那医神传说中甚为怪异,因为他好像只医女人……

待续……

神风魔天之武林风情第二部       云涌
九龙玉之章 第三回    湖岛神医
作者:虫虫

  话说神鞭门本在江苏地头上,苏小小身为神鞭门的大小姐,对其地理人情哪
能不知,而这医神又并列为武林三圣“医神、药王、毒仙”中的神医,苏小小更
是从小便听闻,可是此时她的心中却有了存疑……

  苏小小忖道:「传说中的医神甚为冷癖,尤其他有三个规定更叫人难理解,
其一是非绝症者不医,这倒说的过去,只是这其二和其三吗…非是女子不医,非
有缘者不医两则,实在是有点不近人情。」苏小小一阵思索,脸上突显犹豫,这
让天残老道看在眼里便然笑道:「姑娘可是在想那神医的规矩?」。

  苏小小回神道:「是,小女子正想请教道长」。

  天残老道:「姑娘,这不难,那神医本是同门,和我也有些交情,而且,只
要姑娘能带着艳儿和二宫主去,神医自然会答应医令亲的病,只是…」

  苏小小听闻老道的话,说江风有救自是高兴,哪还管只是什么,便道:「道
长,那我们何时动身?」

  残心老道见她如此心急便道:「姑娘,老道的话还未说完呢?」

  经老道提起,苏小小才记起老道似乎还有事相求,不禁脸红道:「道长莫怪
,我就是这般急性,有什么事道长请讲」。

  天残老道:「不,姑娘真性率直,老道怎么会怪妳,只是老道这事可轻可重
,姑娘若是答应可得守得!」。

  苏小小道:「哦?道长何事看的如此重?」。

  天残道:「其实对姑娘来说只是一件容易的事,却对本道关系甚大…」

  苏小小:「?」

  天残老道忽叹口气道:「这话说来可长,姑娘有所不知,那神医和我本身有
些误会,所以我要姑娘答应的事,便是在他面前不要提起遇到我…」。

  本来苏小小还以为老道会托她什么困难的事,然而如今听起来却使她错愕,
苏小小疑道:「道长,就这事?」。

  天残老道道:「当然还要托姑娘照顾小徒和本门二宫主。」

  苏小小道:「这事好办,道长就交于我吧,反正路上也可有个伴,道长要我
这就动身吗?」。

  天残道:「姑娘且慢,老道还有一事想问姑娘」。

  苏小小:「哦,道长请讲」。

  天残老道:「姑娘可愿为我门下?」

  天残忽然这么问,苏小小又是惊呀的道:「道长…你这…」。

  忽从腰带索出几只铁牌,天残道:「姑娘,此牌源于本教,那神医之所以不
会为难,其中全靠这几只令牌,只是这令牌却非本门弟子而不传…」。

  苏小小听闻先是一怔,忽然她了解老道的意思,福至心中,只见她曲膝一跪
接过牌便道:「师父在上,弟子苏小小给师父拜礼」。

  天残见她聪慧即笑道:「好好,已后妳和艳儿皆是我的天残传人,这就起来
吧,师父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可已给妳的,待会我就把这残音九式交予妳吧」。

  苏小小听闻喜道:「多谢师父」,然她即又问道:「师父,小小虽然已入门
,然却不是残者,那神医…」。

  老道笑道:「这事不难,只要妳师姐去,神医就不会有怀疑的…」。

  苏小小向冷艳少女看去,只看得冷艳少女默然不语,心中倒是好奇为何老道
如此说,然老道不说,苏小小自是不问,只见她应声是后便不再多问。

  而苏小小如此,冷艳少女艳儿心中也有番计教。此时天残道:「既然师徒已
定,我就叫妳小小吧,小小,妳先和妳师姐出去守着,这会为师就先帮令亲打通
血脉,已便回天丹运行」。

  苏小小答声是,看了冷艳姑娘一眼,只见两人已先往庙外而去,苏小小起身
也随之掠出庙中,这时,老道拿出一颗绿色药丸,扶起了江风让他盘坐服下丸,
迅速出掌在他身上各处急拍,只见掌过之处,江风的身上便起了绕绕白烟……

  ***  ***  ****  ****  ***  ***  

  一道身影迅速的落在北京城客栈的一处院中,只见香风过处来者竟是俏剑侍
明月,看她轻飘不带一丝重力,落地后神色悠然,明艳中带着自信,竟一别昨日
丫环模样。

  此时正值深夜,人烟本来就少的庭院有些许的凄凉,明月左顾右盼,似乎在
寻找什么,尔时急向一间铁锁紧炼着的房间奔去,站在门外,明月只稍用手一拂
,若粗的大锁便应声而断,这等断刚碎铁的指功,已是高手能为,想来这明月只
是一个剑侍,但眼下武功之高却不在司马昌之下。

  进了门来,首先入目的景象却让人不忍,只见一女子一丝不挂的趴在马椅上
,她的玉背上已是血肉模糊,此等景象,却叫平时温顺的明月看了也露出怒意,
明月暗道:「好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对自己的亲妹妹作此等事!」。

  气归气,明月立即也忍了下来,随手一拂,女子手脚的铁链也断了去,跟着
明月将她抱在床上,放入棉被内一裹,抱起她转身又似清风飘然而出。

  虽是深夜,在明月的眼中却如白昼一样的清楚,但见她身影奇快,不稍多时
便来到一处农家门口,敲了敲门,门内响起盈盈碎步,只见门一开,来人竟又是
另一个明月!

  屋内明月开口道:「原是仙子,快快请进」。

  屋外明月,一经招乎也跟着进来,看她将少女上牙床,转身来到娤台前坐下
,随手缓缓的掀开了一具面皮,忽然间一张如仙般的娇颜呈现屋内,细弯柳眉粉
鼻小嘴,真又是一个天仙美人。

  原来这位在神剑门内的明月并不是真正的美剑侍明月,而是人称仙门七仙子
之中的二仙子“幻月仙子柳明月”,而真正的明月早在二年前便被幻月仙子救醒
放到此处安置。

  再说幻月仙子回复了天仙姿容,抬头看着明月说道:「月妹妹,她和妳一样
皆是个可怜人,然她所受的苦却比妳重多了,姐姐我这会就把她交于妳,等一下
我还得回仙门不能久留,记得妳要好好开导她」。

  明月点点头,幻月仙子见状即往门口走口中又说:「如果有什么事就用我的
紫玉钗和各地的金钗联络」。

  明月答应到:「姐姐吩咐,明月晓得,只是姐姐回仙门可得小心才是」。

  幻月走到门口,绣足一点,即又像风中飘风急消失门口,明月也过来关上了
门,然而此时在明月离去后的不久,屋外不远又出现了一绿衣一青衣的两名用面
纱遮脸的女子,只见青衣女子忽然向绿衣女子道:「四姐姐,妳看二姐为何要救
她,难道真像师父所怀疑的,二姐可能会是十二金钗盟的紫玉钗柳幻紫?」。

  绿衣女突听此话只是一怩,但听她道:「五妹,就算是这样,这也不是我们
能说的,如今师父交待,要我们明里协助二姐在神剑门之事,暗里回报一切,我
们只能依令办事」。

  绿衣女这样说,青衣女也是一阵沉默突然又道:「四姐,小妹只是想,我们
七姐妹在一起形同亲姊妹,要是二姐真的是十二金钗中人,那倒时我们该如何以
对?」。

  绿衣女听闻,脸上似乎也出现一阵难为,但见她叹道:「到时候的事,到时
候再说吧,现在她已走远,我们得快些跟上」。

  绿衣女这样说,青衣女也跟着一叹,回头往农舍看了一眼,稍时两人也同时
使轻功往幻月仙子离去的方向飘然而去。

  再看这时九华山上的一处隐秘的庄院楼房内,正有一位美丽的女子坐在桌前
发怩,看她年约二十八,长的沉鱼落雁,有如出芙蓉出水,真令人赞叹,唯一美
中不足的是,女子此时她娥眉深锁面露幽愁,似乎正为着什么事而烦脑着。

  夜已深沉,这时门外却响起敲门声,只听女子的声音道:「钗主,丽娘有事
求见」。

  回神过来,美丽女子幽然一叹,将手中那刻有江云二字的金钗别回发间,起
身开了房门,只见房外来了一位年约三十九岁娇艳少妇,一见美丽女子便恭身跪
礼。

  急忙扶起她美丽的女子道:「丽娘姐姐就别多礼了,进来坐吧」。

  少妇见美丽女子如此对待,只是恭敬态度仍是不减,看她随美丽女子进房,
仍是站在一旁,美丽女子坐下时,即又道:「姐姐就别这般多礼,坐下和妹妹说
说吧」。

  少妇听闻仍是不愿越礼,只见她道:「我等十一人受神尼所救,成立这十二
金钗盟,钗主妳既得神尼衣钵,也成我钗主,丽娘年虽居大,却是不敢越礼,请
钗主就别为难丽娘了」。

  美丽女子见她态度甚,又是一叹道:「好吧,既然姐姐非得如此,金铃只好
居大了,但不知姐姐来有什么事吗?」。

  少妇答:「钗主,昨日突接紫钗来飞鸽,她说仙门那已经有所行动,正道之
间好像演成三足之势,分由武林盟,仙门、及百里老魔竞争」。

  金钗:「嗯!那魔门呢?可有什么动静?」。

  少妇道:「蓝钗未报,尚不知道,不过紫钗信中尚提一人,极像钗主追寻那
人,只是名字不同」。

  忽然眼泛光彩,金钗急道:「真的吗,姐姐快讲,他是谁?」

  少妇把金钗惊喜看在眼中又道:「钗主别急,这人年继与钗主所示相同,身
世也像,然而他的名字叫江风,却没有一个云字」。

  「江风…江风…」金钗口中默念了两遍,忽然喜道:「紫钗妹妹可有说这人
此刻在那?'/>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福彩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_注册登录 欢乐生肖玩法 -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的微博 色情桃花岛
  • 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欢乐生肖玩法 欢乐生肖|游戏 欢乐生肖计划 偷拍自拍高清
  • 欢乐生肖全天在线计划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备用域名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 -官方首页 高清大JJ
  •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平台 欢乐生肖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鸡吧操
  • 欢乐生肖,欢乐生肖网 -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官方欢乐生肖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四虎影库
  •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免费试玩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_注册登录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备用域名 狠狠操操
  • 欢乐生肖彩票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开户 欢乐生肖|代理 最新在线AV1
  • 欢乐生肖的微博 欢乐生肖|微信群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组六全包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 精彩高清免费视频
  •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欢乐生肖玩法 欢乐生肖聊天室 Toyou 小逼就喜欢大鸡吧操1
  • 欢乐生肖线路|玩法-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大香蕉站点
  • 欢乐生肖APP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平台 欢乐生肖—注册 在线乱伦1
  •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互动交流网站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_注册登录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游戏 成人美图
  • ©2019 欢乐生肖|开户 欢乐生肖—开户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欢乐生肖网 - 欢乐生肖官网 PornHub小电影 sitemap.xml

    客服电话:13612340000

    联系人:张山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1 号金地中心B 座16 层

    备案号:津ICP备11001414号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